<nav id="xngv4"><p id="xngv4"></p></nav>
<em id="xngv4"><acronym id="xngv4"><u id="xngv4"></u></acronym></em>
  • <button id="xngv4"></button>

    <em id="xngv4"><object id="xngv4"><input id="xngv4"></input></object></em>

    <dd id="xngv4"><pre id="xngv4"></pre></dd>
    
    <button id="xngv4"><acronym id="xngv4"></acronym></button>

  • <dd id="xngv4"><pre id="xngv4"></pre></dd>

    看臺灣如何推展閩南語 - 閩南文化

    轉文:

    梁炯輝 2003.7.8
    講題大綱:
    壹、前言
    貳、為何要推展母語
    一、從人性上來說
    二、從人類文化上來說
    參、母語在現實環境中的地位
    一、母語在家庭環境中的地位
    二、母語在社會環境中的地位
    三、母語在教育環境中的地位
    四、母語在學術環境中的地位
    肆、如何推展母語
    一、從心作起
    二、從家庭作起
    三、從學校作起
    四、從社會作起
    五、從政府作起
    伍、結語


    附錄一 民國87年教育部公告標音符號系統
    附錄二 這般待遇叫臺灣人民如何消受得了?
    附錄三 行政院有必要成立「河洛文化事務委員會」
    附錄四 一人一信搶救臺灣河洛文化建立 「行政院河洛文化事務委員會」


    如何推展母語(閩南語)

    梁炯輝 2003.7.8
    壹、前言
    母語教育政策在九十年度正式實施,在此之前,早已經過一段長時間的緩衝期,八十四年三月,教育部編印《國民中小學臺灣鄉土語言輔助教材大綱專案研究報 告》,向全國中小學推薦了「TLPA」臺語音標,該報告之前言指出:「為使臺灣鄉土語言免於消亡,教育部郭為潘部長曾於民國八十二年三月提出『母語教育與 鄉土教材專案報告』,并積極推動鄉土語言教育。」可見教育部推行母語教育政策,是在預見現行教育可能導致臺灣鄉土語言之消亡,才積極進行的。此后,各縣市 教育局乃積極進行母語教師的培訓工作,許多教師也熱烈響應,但是,首要的問題在不久之后便浮現了,那就是音標的使用,各地自行其是,多未採納使用教育部推 薦的「TLPA」臺語音標。
    民國八十七年五月,臺灣語文學會印行《臺灣語言音標》指出:「民國八十六年為了回應『國際標準組織』(ISO)之要求,由國語推行委員會受教育部命令,進 行多方的研商,再三斟酌,終於民國八十七年完成研討與修訂工作。一月九日,教育部以臺(87)語字第8700579號函公告(附錄一)寄達各相關之中央機 關、公私立大專院校、省市縣教育廳局、各相關私人學術單位與學會等等。」從此,「TLPA」臺語音標成了教育部執行母語政策的法定標準音標。
    然而,各地依然故我,自行其是,造成各縣市教育步調不一,其影響所及,導致教師對參與培訓的功效產生疑慮,進而觀望,原本積極的心態,變成消極的應付。民 國九十年一月至二月,在教育部專案補助經費下,全國各地開辦「鄉土語言種子教師培訓研習班」,結束前,曾作了一個調查,調查內容在了解參與者執行母語教育 的意愿,所得結果是否定的,導致教育部必須從民間考選專才,才能應付九十年度所缺母語教師的名額。如今,執行母語教育政策的層面,從九十年度到九十二年 度,從最初的一年級,到年底的九年國民義務教育畢業班以下(不含),七個年級皆須實施母語教育的階段,所需母語教師的數量,從第一年的三千名,到年底的上 萬名(初估質),這些數量的母語教師要從何而來?若論教育界自八十四年至八十九年的六年間,所培訓的教師,在質與量上都不敷所需,則自九十年至九十二年短 短三年間,要如何培訓出上萬名質與量都能擔當母語教育的教師呢?
    貳、為何要推展母語
    其實,培訓上萬名質與量都能擔當母語教育的教師并不困難,本人專業從事母語師資培訓工作已近十年,深知培訓的困難不僅止於執行層面,心理層面上對母語教育 的疑慮與否定才是最大的障礙。「閩南語那需要學?誰不會講?」「只要國語就好了,要母語干什麼?」「英語比較重要,學母語有什麼用?」「臺語那有那麼高 尚?還能用來唱唐詩?」「唐詩不是用國語念的嗎?閩南語念唐詩是硬拗的啦!」這些疑問到處可見,可以說是整個社會層面的見解,而論及這些疑問的本質,我們 可以看到母語在社會大眾心目中的份量,簡直微不足道,甚至於是卑微的、下賤的。但是教育部為何還將母語教育列為政策,傾全國之力來推展呢?就不才拙見,至 少有兩個理由:

    一、 從人性上來說:
    語言能力是人類的本能之一,而培養個人社會行為能力最初的工具,就是母語。母語對個人的影響,在學齡前是無可取代的,透過母語,人類學齡前所應具備的學習 能力,得以完備。如果以一小時至少習得一個概念,滿六歲的兒童便能具備52560個概念,這些概念是在母語的語言基礎上面累積而成的。藉由這些最少的,又 是最基本的概念,當兒童屆齡進入學校,才能適應新環境的各種刺激,進行新事物的學習。因此,1981年12月,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召開以母語作為教育工具的 專家會議,所得的結論:「母語是啟蒙教育最好的工具。」
    基於上述,推展母語的教育,讓學童在母語能力上進行學習,并藉著母語能力來建立語族間溝通用的第二語言能力,這是人類建立社會行為的第一步,也是最符合人性的啟蒙教育。


    二、 從人類文化上來說:
    母語是族群認同與生存的工具,累積族群歷代的智慧,讓族群在世代交替與新環境的挑戰中生存下來,也是非母語莫屬。在閩南語族而言,自漢代以來,閩南語即保 存了漢語最古老的語言特色,使用閩南漢音誦讀四書五經,吟唱唐詩宋詞,寫詩屬文,也是四百年來,臺灣閩南語族最古老的文化傳統。這些保存在閩南語中的文化 教育,一直是長者、老者最感自豪的文化資產,卻在五十年的日本統治中幾乎斷絕了。緊接著五十年的國語政策,更斷送了五十歲以下年齡層的母語能力,導致百年 以前的語言文化資產,缺乏新生代的傳承;產生斷層的結果,是閩南語族原有的語言文化活動能力,在現代文化活動中消失殆盡。連帶的是,語言的活化石--閩南 語,真的成了化石,在將來的學術界中,想舉個古漢語特色的例子,不僅是難,就算有人能舉例,聽得懂的也沒幾個了,這是學術界與世界文化史上最大的損失。
    基於上述,推展母語的教育,讓學童在母語能力上,傳承閩南語族歷代相傳的語言文化資產,是閩南語族在學校的母語教育中最重要的一環,也是閩南語族語言文化傳承的不二法門。

    參、母語在現實環境中的地位
    五十年來的國語政策禁錮母語教育的作法,在八十四年三月正式結束。然而,母語教育政策雖基於「為使臺灣鄉土語言免於消亡」而實施,并不代表母語教育就能使母語順利地傳承下來,也不代表閩南語族的語言文化能后繼有人。何以如此,不才拙見如下:
    一、 母語在家庭環境中的地位

    現年五十歲左右的人,幾乎是在兩種語言環境中渡過他們的童年,在家中是屬於母語的環境,在學校是屬於國語的環境。這兩種環境有非常明顯的優劣的對比,母語 在學校教育環境中,被視為邪惡的語言,凡有母語行為,必須接受不同方式的處罰,有錢的罰錢,沒錢的掛狗牌。操母語口音的人,在學校不可能有任何機會代表學 校參加國語演講比賽。這種對比,在認知上,造成了「國語」是高貴的,「母語」是卑賤的。因此,他們的語言習慣在這種對比鮮明的環境中,傾向於習慣用「國 語」與下一代溝通,用「母語」與上一代溝通,其主要的目的,就在培養下一代以純正的國語參與生存的競爭。
    因此,母語在家庭環境中的地位,是屬於老年人的語言,并不屬於年輕人的語言,造成了三十歲左右的年輕人以「國語」為母語的現象。三十歲的人,童年既以「國語」為母語渡過的,母語語文的傳承自然形成斷層,語族文化即面臨滅絕的危機。


    二、 母語在社會環境中的地位

    五十歲左右的人,在國語政策的影響下,於公開場合只使用「國語」不用「母語」,這種現象在學校、公家機關、法院等環境中尤其明顯。前些時候,臺中法院有一女法官因「查某」一詞判人八個月的徒刑,還不得易科罰金,是這種母語歧視的標準案例。
    民國七十六年,本人在臺北市某私立中學教書,因使用閩南語吟誦唐詩,惹來國一學生當堂批判說:「老師為何用流氓講的話來上課。」一位家長身兼一家大公司的董事長來舍下拜訪,言談間冒出一句:「閩南語真不入流,沒水準。」母語在社會環境中的地位之卑下,可見一斑。


    三、 母語在教育環境中的地位

    三十歲以下二十歲以上的新生代,在面對母語與語言文化的傳承,意愿并不高,主要因素在於他們的母語實際上是「國語」,而不是本語族語言,甚至於他們的第二 語言也不是本語族語言,而是英語、美語或日語。他們的母語能力既不是在母語環境中養成已如上述,因此,自然更加缺乏母語語文能力。由於人類逃避心理作祟的 影響,這一代的年輕人在擔任教職時,面對母語教育配合度本就不高,對於母語師資培訓的參與十分消極,學習態度散慢不專一,反而形成推展母語教育的阻礙。

    四、 母語在學術環境中的地位

    母語在經歷一百年來的禁錮之后,在整個學術界中早被凍結在北極冰宮之中,經有志之士多年來的多方奔走、呼吁,終於在八十六年解凍,於國立新竹師院招收第一 屆「臺灣語言與語文教育研究所」碩士班。在幾經波折之后,才在五年后的今年,也就是民國九十二年招考第一屆博士班,原則上是閩南語、客家語、原住民語各錄 取一名。教育界正值用人之際,在人口比例上,佔臺灣四分之三人口的閩南語,博士班只取一名,可見母語在學術界中備受鉗制的困境。
    在師資養成教育方面,各大專院校直到民國九十一年七月,才有清華大學教育學程中心基於教育部來函要求,首先開設「鄉土語言」與「教材教法」二門課,各二學 分。在清華開設「鄉土語言」課程之初,也因為教育部的多方考慮,數度變更課程的名稱,先是「閩南語教學」而后是「閩南語」,最后才定名為「鄉土語言-閩南 語」,列為選修課程。這二門課之一,高雄中山大學教育學程中心在九十二年也跟著開課,只是名稱稍異,定名為「鄉土語言」,列為必修課程。這兩個學校因由不 才執教,在師資養成教育上,才能略具母語教育的專業水準。
    為探尋各校情形,本人曾經去函徵詢十多所大學院校,發現多未開課,少數一二個學校雖然開課,卻不進用專業教師執教。經私下與學生交談發現,非專業教師執教 的學校學生,其使用音標、閱讀、查語言資料、母語溯源等的基本能力,并未獲得適當的指導,可見母語在學術環境中的地位,是如何卑微與窘迫了。

    肆、如何推展母語
    母語的傳承是人性的關懷,也是基本人權的尊重,就閩南語而言,推展母語的必要性如上所述,但是母語在現實環境中的地位,竟如上述之卑賤,這對於現行母語教 育的推展,形成了內在與外在的阻礙。內在的阻礙是指,閩南語族的新生代以說母語是自卑的,說國語是高貴的,更有甚者,乾脆打從娘胎就在學英語了,英語成了 新的貴族語言,英語補習班如雨后春筍般,林立於全國各地,政府亦惟恐不及地精心設計,要將英語列為第二官方語言。在實施母語教育政策不及二年,正值擾嚷不 堪之際,中央政策搖擺不定,學校晉用「母語教學支援人員」時,亦多方打壓、為難與鄙視所晉用的人員(附錄二),造成有些「母語教學支援人員」在心灰意冷之 下,紛紛打退堂鼓。至此,原本風中殘燭的母語傳承,現在卻真的被完全否定了,民間原本存在的培訓活動,幾乎停擺。在這種情況下,如何推展母語,不才見解如 下:
    一、 從心作起
    學習之首要,在引起動機,因此,母語的發展,首先要讓學者動心。閩南語語文的傳承,最動人心弦的就是詩詞吟唱,這也是四百年來,臺灣自有漢人,就已存在的 文化活動。從詩詞吟唱(含詩詞創作與作曲)的活動中,讓人們深入體會語言、文學、音樂三者合一的美。因此,從學校、社團、社區作起,由縣市政府編列專案經 費,鼓勵各方辦理詩詞吟唱(含詩詞創作與作曲)的比賽,得獎者可晉級比賽,如得縣市級總冠軍,即頒給百萬巨額獎金與純金獎牌,如此才能打造出人民對母語的 信心,母語文化才能有新的發展。
    二、 從家庭作起
    母語是家庭文化的搖籃,族群文化的建立,非母語莫屬。閩南語族百年的摧殘中,早被凌遲到連家風都不知是何物的地步了,也難怪閩南語族被稱為沒有文化的語 族,2002年12月18日的自由時報(附錄三)有一篇專欄文章〈行政院有必要成立河洛委員會〉,文中作者對臺灣各族群的文化活動獨缺「河洛文化活動」深 感遺憾。本人也在2003年1月12日投書臺灣最早的報紙(光緒11/1885年創刊)臺灣教會公報,呼吁閩南語族「一人一信搶救臺灣河洛文化」(附錄 四)。然而,人們何其冷感,行政院根本就不屑於去回應你閩南語族的需求。如果,閩南語族人人冷感,連本族悠久的母語文化都不屑傳承,完全消音,在現代政治 社會的形態中,又如何能取得任何有利的資源,來挽救、發展本語族的文化?
    因此,母語的傳承,必須從家庭作起,每個人在搖籃中,在母語的語言文化聲音中長大,讓每個人打從娘胎便擁有那最基本的母語能力。然后,進一步,在學校教育 中習得語言文化傳承的能力,如此,詩詞吟唱(含詩詞創作與作曲)的活動才能擁有最基本的觀眾群。才能讓這種活動有發展的空間,等到發展達到一個程度,成為 純藝術的表現,必能帶給臺灣一個具有本土個性的、創作性的文化藝術精緻的活動。
    三、 從學校作起
    學校教育擔負了母語教育的職責,而閩南語族在各校學生中所佔的比例最高,桃竹苗除外,閩南語族所佔每班學生比例皆在百分之九十左右,更多班級是百分之百, 在現行體制中,學校無法為極少數學生特設個別教育的母語課程,只有少數跟從多數,學習多數學生的母語,因此,每班必然需要一位閩南語母語教師。九十年度母 語教育政策正式實施,雖然有錄用「母語教學支援人員」的措施,但是,以教育回歸教育的原則而言,這種措施必不長久,最后,每位班級導師必然要背負起母語教 育的職責。在三十歲左右的教師,幾乎佔了全校教師一半人數的情況下,這些教師執行母語教育應參考以下作法:
    (一)續聘「母語教學支援人員」,直到自己能接任為止,經費由教師自行負擔,或爭取學校
    補助。
    (二)積極參與母語師資培訓,取得母語教師的資格證照。
    (三)取得資格證照的方式必須比「母語教學支援人員」的錄取方式更加嚴謹,以服人心。
    從九十一年度下半年起,教育部規畫各縣市語文領域的國教輔導員進行各校母語教育的成果考核,其主旨應在維持各校母語教育具有一定的水準,何時進行考核尚不得而知,但各校教師不應再存有母語教育可有可無的心態,反而應積極配合,以補不足。

    四、 從社會作起
    母語教育最豐厚的資源是社會,在人力的支援上、經費的需求上都直接來自於社會。由於企業主充分利用地方上的各種資源,才能建立其企業的規模,營造其財富; 因此,各企業主應具有回饋地方的責任。而協助地方的文化建設,與其企業規模相呼應,進而培育晉用地方人才,提高文化素養,是企業主最重要的社會責任,而發 展母語教育是地方建設的基礎。至於企業主如何參與發展母語教育的工作,不才拙見如下:
    (一)提供經費,協助各校聘任專業教授,并辦理在職教師母語師資培訓活動。
    (二)設立企業獎學金,鼓勵并協助各校每季主辦各種母語語文活動,諸如:閩南語詩詞吟
    唱、閩南語詩詞創作、閩南語作曲、閩南語演講、閩南語朗讀、閩南語字音、閩南語
    寫作等比賽。
    (三)企業所在地的人員晉用資格,增加母語評鑒項目,以提升母語在企業體中的形象,藉
    此并能增進勞資和諧的氣氛。
    (四)各大企業聘任地方上的母語文化之專家學者,成立地區性及全國性「母語文化考查團」
    ,提供中央政府及各地方政府有關母語發展的建言,同時監督中央政府與各地方政府
    對母語文化發展的成效,發動輿論,提供正確資訊給民眾,作為選舉時投票之參考。


    五、 從政府作起
    誠如《國民中小學臺灣鄉土語言輔助教材大綱專案研究報告》前言所言:「為使臺灣鄉土語言免於消亡,教育部郭為潘部長曾於民國八十二年三月提出『母語教育與 鄉土教材專案報告』,并積極推動鄉土語言教育。」這是政府面對「國語政策」所引發母語消亡的危機時,所作的亡羊補牢之舉。
    眾所周知,在現代工商社會唯利主義之下,母語完全缺乏「錢途」之透因,再加上處在強勢語言,如國語、英語、美語、日語等語言的競爭環境之中,母語理應消滅 殆盡。今天,因政府「浪子回頭」,要從廢墟中重建母語的文化傳承,竟能見到民間母語文化的呈現,完全是少數民間有志之士費盡心思保存下來的成果,而這些成 果是他們捨棄青春年少,放棄高薪,又傾家蕩產,苦心鉆研,埋頭苦干數十年后所得到的。因此,政府一方面應表彰這些人對母語文化的貢獻,另一方面更應積極規 劃母語文化振興的措施。拙見如下:
    (一)中央政府組織中應設立「河洛文化部」,主掌臺灣二千萬閩南語族(董忠司2003)母語
    文化發展與教育事宜。
    (二)地方政府組織中應設立「河洛文化局」主掌地方閩南語族母語文化發展與教育事宜。
    (三)發展母語文化的精緻藝術,將美術、音樂、戲劇與母語文化結合起來,藉著舉辦全國
    性母語文化之各項競賽,頒予高額獎金與國家獎章,來提升母語文化的形象及其價值。
    (四)設立各種母語文化藝術社團,加強母語文化藝術活動,由政府供給經費,積極培育母
    語藝術人才,進軍國際社會,提升國家在國際社會上的文化形象。


    伍、結語
    在座扶輪社社員,是地方上最卓越的人士,也是地方上經濟繁榮的命脈,更是國家經濟建設的原動力,這份成就想必得來不易,看各位年歲也多是年屆半百,可見各 位的成就是多少青春與血汗,點滴「粒積」而成。在此一奮斗的過程,請勿忘記,母語與語言文化在各位生命中的重要性,她是各位一生動力的源頭,也是針砭現代 社會各種亂象的最重要的方法。我們希望我們的成就得到后生晚輩的敬仰;我們希望年老的時候,孫兒子女承歡膝下時,與我們說些最親切的母語;我們也希望我們 看到的是相互扶持與疼惜,慈悲與「三疼」的家人之間的關懷;這些種種,都建立在母語與語言文化教育的基礎之上,讓我們在專注企業經營的同時,也為我們年老 的未來,營造一個人性化的社會吧!

    附錄一
    民國87年教育部公告標音符號系統



    附錄二
    這般待遇叫臺灣人民如何消受得了?
    梁炯輝2003.4.9
    母語教育政策於九十年度正式實施,自八十三年至九十年二月止,歷經七年之久,教育部未能就在職教師中,培訓出適任母語教育的師資,不得已乃透過筆試與口 試,嚴格甄選二千多位民間賢能之士,擔任全國各地國民小學的母語教學支援人員,以協助政府執行母語教育政策,免除了政府因政策無法執行的政治危機,其功厥 偉,政府應對母語支援人員表達深切的謝意,并深入追究教育部對母語師資培訓不力,浪費公帑之責,以謝國人。
    然而,母語教育政策實施不及一年,卻因未編列經費以支應母語支援人員工作薪資,而以「2688專案」之綜合經費勉強支應,導致臺中縣政府(全國絕不僅此一 個案)積欠母語支援人員薪資,上學期自九月至十一月薪資直到十二月才發放,十二月薪資至二月才發放,一月與下學期二月至三月底的薪資至今仍未發放。不但嚴 重影響部分全心投入的支援人員一家生計,更令支援人員深自感嘆,他們所受的待遇,連「臨時工」都不如。反觀英語教學人員則無不按時授薪,更令識者感嘆母語 支援人員倍受歧視的事實。
    不僅如此,母語支援人員因政府政策不明確,造成二次面臨解聘的窘境,即上學期第一次被告知將在九十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解聘,并要求母語支援人員必須交出該 學期學生的總成績與評語,以示完成一學期的教學工作。下學期第二次被告知將在九十二年五月二日解聘,有的學校則在五、六月底解聘,同樣要求母語支援人員必 須交出該學期學生的總成績與評語,并加速趕課,以示完成一學期的教學工作。以母語支援人員振臂呼應政府的需求,歷經嚴格的筆試與口試而取得任用資格,進而 受聘於各校,相較於他們對國家的偉大貢獻,卻面臨各校這種不定時解聘的待遇,不才見解如下:
    (一)這豈不是政府失信於人民嗎?
    (二)這又將如何叫母語支援人員安下心來設計教材以配合適當的教法呢?
    (三)這豈不直接的影響教學品質的嗎?
    (四)這豈不直接影響學生學習成果嗎?
    (五)這豈是學校教育應有的作法嗎?
    (六)這難道不是教育部缺乏配套措施所造成的后果嗎?
    依據支援人員參與母語教學工作時應有教學活動的設計,是由母語支援人員執行有關教材教法的教學,該班教師必須在旁協助母語支援人員,主動配合教學活動,協 助指導該班學生深入學習。然而,各班教師真如此配合嗎?在母語課程教學活動中,該班教師多袖手不觀,有的批改作業,有的甚且根本就不在場。以如此專業的課 程,連教師在旁看著學習都學不會(查訪所得事實如此),竟完全由母語支援人員獨立完成整個課程的教學活動,他們的鐘點費卻只值二百六十元?而這二百六十元 又是從原本設計的三百二十元削減下來的,所依據的法令竟是教育部92年1月14日臺人(三)字第0910199696A號函。試問:母語教育真有那麼賤 嗎?連正規教育培訓出來的教師都無法現學現教的專業課程,竟是那麼便宜!這合乎邏輯嗎?果真如此,制定母語教育政策的教育部豈非盡是庸才?豈不應該總體辭 職以謝國人?
    母語教學支援人員對母語教育政策的貢獻至深且鉅,政府應正視母語支援人員倍受歧視的事實所可能引起負面的影響,并提出配套措施以導正社會對母語教育的觀 念。因此,綜上所述,建議立法院袞袞諸公,既在其位就當善謀其政,基於監督政府的職責,更基於母語教育是專業的教育,應責成教育部速研配套措施:
    (一)以經常費編列母語教學支援人員之經費,并以專業層級從優編列待遇。
    (二)以至少三年的時間約聘支援人員,以取信於民。
    (三)在職教師成為合格的母語師資(必須比照支援人員以同樣程序或更嚴格的
    方式招考)之前,各校必須完全聘任已有合格的支援人員執行母語教學,
    以示教育部對母語教育專業的尊重。
    (四)研議獎勵辦法,由中央政府每年公開表揚對母語教育有功的支援人員,以
    示政府對母語教育政策的重視。
    (本文為社團法人臺灣漢學教育協會抗議行政院文,并刊載於臺灣教會公報2003.4.27第2669期)

    (自由時報2002.12.18)

    附錄三
    行政院有必要成立「河洛文化事務委員會」

    附錄四
    一人一信搶救臺灣河洛文化建立
    「行政院河洛文化事務委員會」
    梁炯輝 2003.1.1
    昨日,王老師帶來了一則自由時報的報導(附件一),上面刊載的是張裕宏教授對設立「河洛委員會」的倡議,拜讀之后,內心頗為感慨。
    河洛人在臺灣建立了漢人的歷史,也奠定了臺灣漢化的基礎,四百年來,有志之士秉持著民族文化不可滅的意志,堅持河洛人用河洛話傳承四書五經的教育,因此, 讓明代保留在臺灣的漢學,得以傳承至今,也為臺灣保存了河洛人的語文教育特色,這是非常珍貴的臺灣最早,又最本土的文化傳承。


    臺灣的統治者,歷經滿清政府二百八十年,加上日本政府的五十年,這些異族統治了臺灣河洛漢民族三百三十年,雖曾想盡辦法消滅這種傳自中古以來的河洛話語文 教育,卻差那麼臨門一腳就成功了。萬萬沒想到,這最終的一腳,卻是由同屬漢族的國民政府補上的。五十年的國語政策,加上白色恐怖的統治,終於斷送了一絲尚 存的河洛話語文教育,導致這新一代的河洛人連自己的母語都不會講了。河洛人在往后的F世代中,還有什麼辨識的標誌呢?這就是臺灣文化發展史上,活生生的語 族滅族計畫成功的案例,也是世界史上最值得一書的記載,世界五大文化中僅存於臺灣的河洛漢語語文教育的文化,在臺灣歷代的政權中消失了,這是世界性的今日 文化界最大的損失。


    在經年從事臺灣河洛話語文教育研究的生涯中,我清楚看到河洛滅族計畫在各界推波助瀾之下,河洛族群的標幟--河洛話,消失在資本主義物化的社會中,取而代 之的是美語。族群的文化本質,也因此由漢化逐漸轉變為美國化。臺灣一千六百萬人之眾的河洛人,在文化認同與語族重新定位的行動中,逐漸轉向,態勢之明顯, 令人憂心。然而,從政治界、教育界、學術界這些足以影響人文思想方向的總體規劃,就是朝著這樣的方向走,公權力所到之處,河洛人原有的族群認同能不崩解 嗎?張教授憂心在大安公園已看不到河洛文化,這不也是必然的結果嗎?


    雖然,枯木確實難撐頹廈,然而,民族的尊嚴與驕傲卻支撐著我與拙荊繼續走下去,因為不忍心河洛文化就在吾輩手中斷絕。二○○二年九月一日,中壢青云技術學 院舉辦「2002民視臺語文研討會」中(附件二),面對近四百位來自臺灣各地關心河洛話的文化人面前,我大聲疾呼:「建立行政院河洛文化事務委員會」,用 臺灣一千六百萬河洛人所繳的稅金,來發展河洛人的民族文化,這是天經地義的事,國家理當積極籌劃,何況事關河洛語族文化興亡,有志之士理應相為呼應才是。 如今,欣見張教授亦有此一真知卓見,提出良心的呼吁,期盼河洛語族全體,亦有相同的體認,同心協力來催生「行政院河洛文化事務委員會」。
    謹此呼吁,凡我臺灣河洛民族,一人一信寄行政院院長,一則抗議,一則倡議:「我是臺灣河洛人,抗議中華民國政府蔑視河洛人的文化發展,我倡議務必建立『行政院河洛文化事務委員會』。」


    附件一:
    自由時報2002.12.18十五版

    附件二:

    2002.9.1青云技術學院舉辦「2002民視臺語文研討會」
    附件三:(人一信樣本)


    敬愛的行政院游院長您好:
    不才是臺灣河洛人,敬謹抗議中華民國政府蔑視河洛人的文化發展,不才并倡議務必建立「行政院河洛文化事務委員會」,以推展臺灣河洛文化。謹此
    敬頌
    政安
    并祝
    新年快樂
    不才
    梁炯輝敬上 2003.1.1

    国内高清在线观看视频